舞蹈,何以探討身份?《觀.影──香港舞者》的想像

By Fizen Yuen

香港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聯同澳洲編舞及舞蹈影像導演蘇.希利(Sue Healey),以及香港舞蹈影像攝影師黎宇文,推出《觀.影──香港舞者》(《On View:Hong Kong》),兩位獲獎無數的舞蹈影像創作人,聯同十位香港優秀舞蹈家,包括江上悠(香港芭蕾舞團)、李偉能、徐奕婕、梅卓燕、陳敏兒、曹德寶、喬楊(城市當代舞蹈團)、楊春江、楊雲濤(香港舞蹈團)和莫嫣,攝製一系列極具特色的舞蹈影像,並發展成為網上錄像、裝置展覽及現場演出,展現舞蹈及影像之間的發展潛能。

《觀.影──香港舞者》為西九文化區及太古地產合辦的「自由看@太古坊」的劇場節目之一。雖然是舞蹈演出,但觀眾入場後,先會有十分鐘,觀賞演出的「裝置」(installation)。這些活裝置是演出的舞者,舞者穿著著白色的舞衣,或是半躺臥地上,在投影機面前,投影反射在身體上,然後舞者有輕微的動作,令觀眾能以視覺進入表演的情緒和背景。

近年,很多藝術形式開始探索跨媒介的可能性,一方面表演者可以拓闊表達的邊界,另一方面,觀眾亦可以有更豐富、更立體的藝術體驗。像teamLab的作品,同時結合廣告、影片、動畫、遊戲元素,便深受世界歡迎。舞蹈作為最抽象的表演藝術形式之一,要令觀眾在觀賞之後,對議題有所感受和聯想,固然並不容易,但《觀・影 ── 香港舞者》透過運用螢幕、服裝、場景設計,除了令舞蹈生色不少,更為觀眾提供舞蹈的context,令舞蹈者的神髓和感情變得更加可感,引發對於「身份」的想像。

Photo: Cheung Chi Wai. Courtesy: West Kowloon Cultural District.

雖然今天世界趨向開放,但香港的性別定型依然刻板:男性往往被要求擁有男子氣概(musclinity),女性則應該要有女人味(femininity);男性就是陽剛,女性則是陰柔。在此脈絡下,雖然女性作男性化往往會被稱爲TB,男性穿裙子,更加會被稱爲「乸型」。楊春江、李偉能兩位舞者這次演出就打破了這個刻板的二分法,男舞者穿著假肌肉,正是對這種男性必須要健碩的審美觀提出的疑問;而及後甚至穿著婚紗、或是跳舞時模仿孔雀的形態,展現女性化的嫵媚,更加打開觀眾對性別的理解與想像。這種細膩的嫵媚,令人回想起《霸王別姬》中張國榮飾演的程蝶衣一角。而到底這種嫵媚是一種演技,還是表演者本來性格就如此?這種想像,又為舞蹈賦予另一種模糊的可能性,舞中有戲,戲中有舞。

數個月前,Omar Z Robles的攝影作品《Hong Kong’s Playground》,拍攝了不同舞者在街頭起舞的舞姿,在香港引起不少迴響。但如果Poetry is what gets lost in translation,Dance is what gets lost in photography。《觀・影 ── 香港舞者》,可以說是《Hong Kong’s Playground》的昇華,觀眾可以透過影片,感受在香港舞蹈的質感。漁船、ICC、竹堆等景物作為襯托,令人看見新與舊的交織、中與西的交織,而這些看起來平凡的事物,在舞蹈的點綴下,彷彿再度延伸,觀眾可以用全新的角度欣賞香港,比如舞者在漁船上的舞姿,流露着功夫的神韻,除了訴說他們的身份、文化背景之外,而動作間更加流露他們對香港的感情,而非單薄地以香港作為背景。

在舞蹈的終章,幾位舞者在屏幕前舞蹈,畫面投影在舞者的舞衣上,突破了屏幕的邊界,於舞者的身體上盛放。舞者由一開始投射影像的裝置,變成活的舞蹈者,最後虛實於舞者身上結合,疊成極為豐富的視覺效果。人礙於工作環境、家庭背景等等,很容易被身份局限,忽略自己內心真正的聲音。或者,兩者從來就應該像一對舞伴,互相呼應,不斷互相流動,才能舞出真我。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