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陸荃灣:衛星城市上的故事

Story3_fig3 發展初期
荃灣衛星城市發展的初期。左邊是工業區,右邊是正在施工的福來邨。 圖源:香港記憶網頁

Danica Fung

對於八十二歲的李少顏(李婆婆)而言,荃灣不僅是她的家。從紗廠工作、結婚、到三代同堂,她的經歷,一幕幕的,將荃灣這個衛星城市的歷史呈現出來。

生於1934年,李婆婆小學畢業後便到荃灣的工廠工作。結婚後曾搬離荃灣,住過木屋也住過徒置區,兜兜轉轉卻又在荃灣定居下來。現在,閒時李婆婆都會到昭和電位保健器材中心吹吹風,與街坊聊天。

五十年代的荃灣: 車水馬龍的工廠區

「我以前在十四咪(現為荃灣青山公路)的香港紗廠工作。」穿普橙黃色上衣的李婆婆說。

自1950年,荃灣成為工廠的集中地。當時,內地政局交替,大批資本家帶著資金和先進的機器南移至香港。荃灣的沿海一帶,因處於大帽山下,水源極充足,有利生產,繼而吸引他們設廠。當時荃灣的工廠主要生產紡織、塑膠、製衣、搪瓷等輕工業。香港紗廠南豐紗廠中國染廠益豐搪瓷廠等,皆是昔時著名的廠房。

「要考進紗廠不容易,他們看學歷,如果你讀過一、兩年小學才容易點。」李婆婆說。「不過考到便好了,一天工作八小時,還要包住宿。」工廠大多分為三班制,一班八小時,每天的工資是五毫子。「我們望著機器,看見斷了線便打結駁回。放工後,工廠內有很多活動,男的,打籃球;女的,唱歌。」

「那時,荃灣也住了很多『台山阿伯』。」南移設廠的資本家中,大多是美國回鄉的華僑(俗稱台山阿伯)。因此,李婆婆很多的姐妹結婚後都寄居美國。「我媽媽不喜歡我嫁到美國。後來,住我(宿舍)下層的,正是我現時丈夫的叔公,他介紹我先生給我認識。」李婆婆一面甜蜜地說。1955年,李婆婆跟丈夫結婚後,就離開了紗廠搬至紅磡。

Story3_fig4 眾安街
現時的眾安街,同樣車來人往,舊時的唐樓仍圪立在兩旁。 Photo: Danica Fung

六、七十年代的荃灣: 從工廠到衛星城市

「我以前也是在工廠工作,不過是塑膠廠。」坐在李婆婆身旁的八十歲陳婆婆(化名)說。她是李婆婆於中心認識的街坊,五十年代跟著爸媽來到香港。期後,一直住在荃灣,生活了六十多年。「以前住木屋,拆了就搬到唐樓;後來申請公屋,就搬進了石圍角邨,已三十多年了。」陳婆婆說。

自1954年海壩村木屋區大火後,政府正視木屋區因擠迫而引發的連串火災和水災問題。雖然曾興建徙置區,把災民徒置,但仍然供不應求。面臨市區的人口壓力,港英政府決定發展較遍遠的新界區。1961年,政府立憲將靠近九龍的荃灣列為新界區第一個新市鎮,亦稱為衛星城市。「自給自足」和「均衡發展」是衛星城市的目標。在新政策下,政府在荃灣推動大規模的填海和遷拆工程,大型的公共屋邨如福來邨、商場、公共場所亦陸續興建。

「以前荃灣只有一條街道,就是眾安街。出面都是填海的,看著它一路填(海)一路起。」陳婆婆指著聯仁街的高樓說。

荃灣最初的海岸線是沙咀道,人來人往的眾安街也只到英皇娛樂廣場(現今的大鴻輝(荃灣)中心)。 1976年的填海工程,使荃灣的海岸線延至德士古道和楊屋道等地段。同時,隨著成本的上升和東南亞地區改革開放,工廠紛紛撤出香港。荃灣的工業用地轉為發展商業樓宇、房屋和大型商場。七十年代的末期,標誌著新市鎮的開始。

Story3_fig7 May
自爸爸過世後,May接手真美時裝,成為鱟地坊的第二代小販 Photo: Danica Fung

八、九十年代的荃灣:年輕人的聚腳點

May,七十後,束著腰包,一家在川龍街旁的鱟地坊擺放已三十多年,見證新市鎮的發展。鱟地坊,是荃灣發展為新市鎮後出現的「大笪地」市集,據說是舊時鱟活動的淺灘,因而命名。七十年代的鱟地坊,面積如一個小型足球場,佈滿以鐵皮搭成的小檔口,供應普羅巿民的日用所需。八十年代初,政府重建川龍街和眾安街,更多小販遷移至此。今天,鱟地坊已改建為室內市集,名為。雖然May的家在青衣,但自少已常跟著爸爸到荃灣看檔,荃灣算得上是May的第二個家。「這裡的人看著我大,只是沒有看著我壞而已。」May笑言。

除了小販的遷移和重建街道,娛樂場所亦隨著新市鎮的發展而出現。八、九十年代,荃灣更成了年輕人的聚腳點。May說:「以前荃灣有很多劇院,好景(現址為翡翠廣場)、大光明(現址為大鴻輝(荃灣)中心)、華都(現址為華都中心)等。我經常同朋友到荃灣看電影,一張戲飛售二十元。」「 機鋪也很多,最熱門的是波子機。」May補充。可惜,因著網絡的普及,戲院和機鋪相繼結業。現在,荃灣只剩下百老匯和嘉禾影院。「那時,食飯到大鴻輝,買衫到南豐廣場,很旺的。若然要買牌子貨,就要到尖沙咀和旺角。」

May指,在地鐵開通前,都是乘巴士或小巴到九龍,乘船到青衣。「如果不堵車,只需半小時就到達九龍。那時最怕就是下雨,因為一定堵車。」May說。「如心廣場以前是個碼頭,有船來往青衣、中環和大澳。」1982年,港鐵荃灣線通車,荃灣的交通變得更方便。2000年,為了填海而興建西鐵,荃灣碼頭亦遭拆卸。

Story3_fig10 天橋指示
荃灣的天橋縱橫交錯,接駁整個社區 Photo: Danica Fung

千禧後的荃灣: 新舊交替,自給自足

「現在完全不同了。自從新城市廣場、荃新天地的出現,現在也能在荃灣買到牌子貨。」May說。「以前,我們想吃特別的菜色要到外面去;現在,人們反而來荃灣找吃的。」現在的荃灣,雖然位於新界區,卻如市區般設備齊全。交通、購物都十分方便,而且滿佈食肆,自給自足。

「這十年間荃灣特別變得厲害,商場的冒起、港鐵、天橋接天橋等。」May說。荃灣的行人天橋系統,四通八達,接駁港鐵荃灣站、荃灣西站和各個商場。然而,在商場臨立的背後,舊式商鋪、工廠大廈和唐樓仍然圪立共存。

在城市發展的充斥下,縱然事過境遷,但「物非」並不代表「人非」。因著兒子成為了警司,李婆婆搬到荃灣的警察宿舍,在荃灣又住了十多年。她面帶微笑地說:「我沒有理會什麼新市鎮,反正都是生活。沒有什麼喜歡不喜歡,反正住慣了,幾好住。」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