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體不明》: 日常不平常

By Kelly Wong 十一月二日,下午一時正,在熙來攘往的大堂內,人來人往間,一場演出正悄然發生。一段對話,沙啞的人聲,宣告《物體不明》演出正式開始。耳內聽到演員的對話,卻看不見演員的真身。尋尋覓覓,人群奇妙地散開,原來,兩名演員就在遠處的玻璃窗旁邊。誰知他們是否一直站在那,等待觀眾的發現? 《物體不明》為西九文化區及太古地產合辦的「自由看@太古坊」的劇場節目之一。來自澳洲的Back to Back Theatre把演出場地設在太古坊的商業大廈大堂。是次演出並沒有一個四四方方的舞台,相反,商廈大堂就是舞台空間;該處每每到午飯和放工時間便人頭湧湧,選擇人流最多的時間進入戲劇表演,舞台效果並不會像演藝廳或劇場內豐富,但整個佈局令演出尤如發生於大家平常生活當中。把故事融入人群裏,凸顯故事的真實性,令觀眾真假難分。 故事流程簡單又真實,運用背景音樂支撐故事脈絡。故事的開端,打扮平凡的主角Gary和Steve於太古坊的商業大廈大堂出現,看來不似於該處上班的二人談及生活的小事和價值觀。一通突如其來的電話,打破了平靜的畫面:地產經紀Alan向Gary道出他急需一些「物品」,要求Gary出售,但Gary的拍檔Steve因情緒不穩而不願合作,令Alan要出動心理醫生Carolyn去令Steve就範,交易過程由祕密轉為緊張,雙方爭持不下,進入拉鋸狀態。 《物體不明》中演員和路人的界線模糊令看似平凡的故事顯得不平凡。在傳統劇場內,可見之處所發生的都經過上百次的排練,每一個巧合,其實是劇本內心思細膩的鋪排。但《物體不明》演出選址跳出傳統劇場,空間上不單沒有一個明確的舞台,連演員的打扮和四周路人一樣;觀眾只能遠距離觀賞,麥克風也看不見。兩者的互動加深故事的可塑性。在太古坊的開方式大堂內,任路人和太古坊職員加入演出。 選址為商廈大堂,呼應地產經紀Alan和心理醫生Carolyn的出現。從身份、收入、地位來看,地產經紀Alan和心理醫生Carolyn比Gary和Steve「高等」:前者是社會的精英,後者是無人在意的普通人。過程中經歷了權力的轉換。作為買家,應是有權的一方,他們以本傷人,輕易斷定一個人的價值。但因為Garry和Steve並沒有拋棄對方,他們執著,並清楚自己有拒絕的權力,「Everything has a fucking value。」是Gary和Steve於劇中的座佑銘,他們成為了交易的主導者──每人都有選擇的權利,有運用身體的權利。不畏強權,能尊重自己內心,是自我賦權的展現。世界有多黑暗,相對地,就有多光明。 看似編排好的對話和走位加上路人,隨時都可以引來意想不到的改變,十分考驗演員的應變能力。對台上的觀眾而言,每一位經過的路人都是潛在的演員。一個劇本固然可以是「假」,然而,在舞台上,發生的故事為「真」。把戲劇融入現實,真真假假,不再清晰。商場的黑暗,不限於劇內,而是每天都會發生,或許, 大家可隨意代入故事的人物。地產經紀Alan和心理醫生Carolyn可能是你的上司,強迫你做不願的事,甚至貶低你的價值。商業社會,被認為是無情、公利;每日在上班的人,有的為「上位」、「加薪」而出賣自己,阿諛奉承。進入社會的第一步,是學會在社會既定的模式下生存,人常常被所謂「社會」、「權力」等等框架限制。要做不願做的事,說不願說的話。此劇像一面鏡子,反映在這樣的環境下,又有幾多人可以像角色如般堅定? 對現場四周的路人而言,他們雖然沒有耳機可以明目張膽地竊聽演員的對話,但他們比所有觀眾近距離接觸演員,更有直接擾亂演出的能力。把路人納入演出,不單是膽大的表現,亦可說是一場考驗觀眾的試煉。四位演員在充滿人的環境內,考驗觀眾的觀察力和專注力,要知道,演員沒有誇張的戲服、化妝,在人海中找出他們不是容易的事。把演出場地設在商廈大堂,一個無差別的平台上,彷彿人人都可以是演員,唯獨是坐在看台的觀眾沒有如此機會。當然,觀眾在竊聽演員對話的同時,也竊聽了路人的日常對話。耳機內聽到的聲音,時不時會收錄剛好走過路人的對話,增加作品的趣味性。 結尾輕快悠揚的音樂,洗去過往的沉重,如同雨後天晴,為觀眾的心帶來踏實、溫暖的感覺。《物體不明》的故事,叫人堅守自身為人的價值,大家的日常都不平常。我們能夠直視自己的內心,或許不知道下一步該如何走下去,但Steve 的堅持,面對誘惑而不動搖的身影說明了人要清楚自己不愛的事、堅守自身的價值。

Advertisements

舞蹈,何以探討身份?《觀.影──香港舞者》的想像

By Fizen Yuen 香港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聯同澳洲編舞及舞蹈影像導演蘇.希利(Sue Healey),以及香港舞蹈影像攝影師黎宇文,推出《觀.影──香港舞者》(《On View:Hong Kong》),兩位獲獎無數的舞蹈影像創作人,聯同十位香港優秀舞蹈家,包括江上悠(香港芭蕾舞團)、李偉能、徐奕婕、梅卓燕、陳敏兒、曹德寶、喬楊(城市當代舞蹈團)、楊春江、楊雲濤(香港舞蹈團)和莫嫣,攝製一系列極具特色的舞蹈影像,並發展成為網上錄像、裝置展覽及現場演出,展現舞蹈及影像之間的發展潛能。 《觀.影──香港舞者》為西九文化區及太古地產合辦的「自由看@太古坊」的劇場節目之一。雖然是舞蹈演出,但觀眾入場後,先會有十分鐘,觀賞演出的「裝置」(installation)。這些活裝置是演出的舞者,舞者穿著著白色的舞衣,或是半躺臥地上,在投影機面前,投影反射在身體上,然後舞者有輕微的動作,令觀眾能以視覺進入表演的情緒和背景。 近年,很多藝術形式開始探索跨媒介的可能性,一方面表演者可以拓闊表達的邊界,另一方面,觀眾亦可以有更豐富、更立體的藝術體驗。像teamLab的作品,同時結合廣告、影片、動畫、遊戲元素,便深受世界歡迎。舞蹈作為最抽象的表演藝術形式之一,要令觀眾在觀賞之後,對議題有所感受和聯想,固然並不容易,但《觀・影 ── 香港舞者》透過運用螢幕、服裝、場景設計,除了令舞蹈生色不少,更為觀眾提供舞蹈的context,令舞蹈者的神髓和感情變得更加可感,引發對於「身份」的想像。 雖然今天世界趨向開放,但香港的性別定型依然刻板:男性往往被要求擁有男子氣概(musclinity),女性則應該要有女人味(femininity);男性就是陽剛,女性則是陰柔。在此脈絡下,雖然女性作男性化往往會被稱爲TB,男性穿裙子,更加會被稱爲「乸型」。楊春江、李偉能兩位舞者這次演出就打破了這個刻板的二分法,男舞者穿著假肌肉,正是對這種男性必須要健碩的審美觀提出的疑問;而及後甚至穿著婚紗、或是跳舞時模仿孔雀的形態,展現女性化的嫵媚,更加打開觀眾對性別的理解與想像。這種細膩的嫵媚,令人回想起《霸王別姬》中張國榮飾演的程蝶衣一角。而到底這種嫵媚是一種演技,還是表演者本來性格就如此?這種想像,又為舞蹈賦予另一種模糊的可能性,舞中有戲,戲中有舞。 數個月前,Omar Z Robles的攝影作品《Hong Kong's Playground》,拍攝了不同舞者在街頭起舞的舞姿,在香港引起不少迴響。但如果Poetry is what gets lost in translation,Dance is what gets lost in photography。《觀・影 ── 香港舞者》,可以說是《Hong Kong's Playground》的昇華,觀眾可以透過影片,感受在香港舞蹈的質感。漁船、ICC、竹堆等景物作為襯托,令人看見新與舊的交織、中與西的交織,而這些看起來平凡的事物,在舞蹈的點綴下,彷彿再度延伸,觀眾可以用全新的角度欣賞香港,比如舞者在漁船上的舞姿,流露着功夫的神韻,除了訴說他們的身份、文化背景之外,而動作間更加流露他們對香港的感情,而非單薄地以香港作為背景。 在舞蹈的終章,幾位舞者在屏幕前舞蹈,畫面投影在舞者的舞衣上,突破了屏幕的邊界,於舞者的身體上盛放。舞者由一開始投射影像的裝置,變成活的舞蹈者,最後虛實於舞者身上結合,疊成極為豐富的視覺效果。人礙於工作環境、家庭背景等等,很容易被身份局限,忽略自己內心真正的聲音。或者,兩者從來就應該像一對舞伴,互相呼應,不斷互相流動,才能舞出真我。

How to bring more people to the theatre? Lessons from ‘I, Malvolio’ at ‘Freespace at Taikoo Place’       

By Ambrose Li A sobering realisation hits as I look around the ArtisTree theatre in excitement while enthusiastically applauding the spectacular performance of I, Malvolio - the theatre was half empty during a matinée performance in late October. According to The Guardian: “I, Malvolio… stands stunningly as its own piece… [Tim] Crouch is a performer …

Continue reading How to bring more people to the theatre? Lessons from ‘I, Malvolio’ at ‘Freespace at Taikoo Place’       

GDJYB: A unique Hong Kong flavour goes abroad

By Kelly Wong and Carmel Yang Autumn is off to an impressive start for GDJYB. Signed up for an October gig at the recent Weekend Concert of "Freespace at Taikoo Place" playing to families, young couples and children at Taikoo Park one Saturday afternoon, they then immediately head to a highly-anticipated performance at Iceland Airwaves beginning of November. …

Continue reading GDJYB: A unique Hong Kong flavour goes abroad

Human Body Parts: Pushing the boundaries of polite performances

By Ambrose Li Outbursts of laughter and screams from children and adults alike have been haunting the sleek office lobbies at Taikoo Place over the Halloween weekend, thanks to six giant puppets of disembodied human body parts. This isn’t a Halloween trick-or-treat but immersive theatre. Human Body Parts (HBP) by Melbourne-based Snuff Puppets was brought …

Continue reading Human Body Parts: Pushing the boundaries of polite performances

多姿多采而樸實無華的光影手動旅程

By Ronny Cheung 猶記得從前老師以舊式投影機上投射筆記,同學都會爭相幫老師換投影片,上下左右常常搞不清楚。隨着電腦和數碼投影機的出現,投影機早已被遺忘。但舊式投影機於來自美國芝加哥的「手動影院」(Manual Cinema) 的手裡得以重生,他們利用舊式投影機結合現代「皮影戲」、現場音樂、演員肢體表演、電影語言及現場錄像等,製作多個獨一無二的劇場作品,其中《露拉,出走中》(Lula del Ray) 便於「自由看@太古坊」開幕禮舉行香港首演。 舞台上一高一低的雙屏幕,左側的電腦控制多聲道音效,右側是彈奏電結他、低音大提琴的樂手,中間三部傳統投影機,還有戴着剪影面具的演員和投影片放映人員。進入《露拉,出走中》的故事,放映人員開始忙碌地擺放不同長度、顏色和透光度的投影片,投放的影像有沙漠、星空、旅行車、衛星天線站等,才知道故事背景設定於五十年代的美國,當時美國正與俄羅斯競賽登陸月球。女孩露拉與母親住在沙漠中央,每天接收衛星訊號。某天晚上,露拉在電視上看到鄉村音樂二人組巴頓兄弟的深情歌聲,被他們迷人的歌聲及帥氣的外表吸引着,不管母親強烈反對,獨自離開舒適簡單的家園,前往大都會朝聖,豈料身陷充滿危機、欺詐及令人失望的世界。 簡單故事的背後,看到「手動影院」心思縝密的設計和表演。劇中的兩個角色,均以剪影和真實演員的影子交替演出,雖然屏幕中只有影子,演員都能生動地以肢體表達情感和對白。現場三部投影機交替投射,用簡單的線條描繪不同場景,遠鏡和近鏡的影像重疊或交替出現,配合富電影感的現場音樂和音效,彷如一部公路電影。複雜且技術性強的演出,因着過時的投影機和簡單的影像線條,既親切又充滿想像空間。 非數碼的「手動影院」決意以皮影木偶和投影機,建構一次現場演出的電影體驗。具有電影語言的劇場投影,加上刻意暴露整個影像製作和音樂演奏的過程,《露拉,出走中》如同邀請觀眾來參與一個尋寶遊戲:看到星星閃爍令人好奇那是如何做出來的,聽到背景音樂吸引觀眾側耳傾聽到底什麼樂器在演奏。表演完結後,大部分觀眾都跑去研究投影機、投影片和道具,頓然變成一個個好奇和樂於探索的小孩子。 其實非數碼的表演方式,與觀眾互動時往往需要醞釀更長時間。例如博物館的高科技互動展品,觀眾一般花少於一分鐘就能研究出互動方法,然後很快便玩膩了。非數碼的互動模式,卻有着一種陌生感,需要觀眾更努力摸索,體會箇中究竟。加上皮影木偶戲所用的道具都是由日常生活中看到的紙版、膠片等組成,與觀眾的互動變得反璞歸真。由此可見,「手動影院」一方面想觀眾體驗新穎的劇場模式,一方面讓製作時的忙亂和電影作品的平和形成很大的反差,令整個演出節奏更豐富多元。如果把所有現場製作和音樂演奏隱藏起來,單是《露拉,出走中》的「電影」雖令人覺得精彩,但不會深刻。現在的「幕前幕後」並時發表,既能讓觀眾看到電影製作過程,也滿足了觀眾窺探真相的渴望。 本文為『CJC x Freespace at Taikoo Place』的出版,是為 CJC 與太古地產及西九文化區合辦的 CJC 秋季學習項目。